如何应对波动加大的人民币汇率?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1-31 15:48

人民币汇率突破6.40关口之后不到10天,6.30关口也在1月份的最后一个交易日正式告破。1月31日在岸人民币兑美元官方收盘价报6.2920,为2015年8月10日以来新高,人民币从这天开始正式开启了回补“811”跳空缺口之旅。

1月份人民币对美元双边汇率累计升值3.5%,创1994年汇改以来最大单月涨幅。2018年的汇率波动明显高过以往,在人民币阶段性单边升值的环境下,汇率的波段顶部在哪里是一个既难回答但又不得不去面对的问题。

清洁浮动带来“飞一般的感觉”

2018年人民币波动高于以往

2018年的中国外汇市场与以往相比有何不同?用“飞一般的感觉”形容一点都不为过。

“清洁浮动”的状态所带来的汇率波动显著高于以往,1月份人民币对美元升值约3.5%,这是20多年以来人民币最大的单月汇率变动幅度。而度量人民币对一篮子汇率涨跌的CFETS指数也在1月末站上了95.8,接近两年以来92-96的波动区间上限,这也是2016年6月以来的最高水平。

是美元贬值,而不是人民币升值

美元指数的下跌是人民币对美元双边汇率升值的主要推手,该指数从去年底的92.12跌至89以下,跌幅为3.5%,恰好与人民币的升值幅度相当。在G20国家中,人民币的升值幅度排名第9,与1月上旬我们写《近期人民币的升值是否理性?》一文时并未发生变化。

因此,即使人民币的月度升幅创了新高,我们仍需要对当前的汇率形势有一个清醒的认识。当下并不是人民币在大幅升值,是美元在大幅贬值而已。

通过横向比较,我们认为人民币汇率在清洁浮动机制下的价格发现功能良好,即没有让人民币汇率的涨幅领先全球,也没有涨幅滞后跟随美元大幅波动,总体上做到了对一篮子货币的基本稳定。既然美元是汇市的波动之源,我们能做的就是做好自己,尽快与美元脱钩,它爱跌就让它跌去吧!

图1 人民币汇率的升值幅度并不大

  

来源:Bloomberg,招商银行金融市场部

人民币兑一篮子货币的涨幅主要由美元系货币贬值所贡献

如何解释CFETS指数近期的快速升值?说到底,这还是与美元有脱不开的关系。

在CFETS指数中,美元和盯住美元的货币(港币、阿联酋迪拉姆和沙特里亚尔)约占篮子总权重的30%,因此美元的大幅贬值就推升了人民币对这类货币的涨幅。

新年首月,CFETS指数上涨的0.97,美元系货币的汇率下跌贡献了0.9,而其他采用浮动汇率制的货币仅贡献0.07,去除韩元后,更是-0.28。因此,监管对于CFETS指数上升的容忍度有所提高在当前形势下合乎情理。

图2 美元系货币贡献了绝大部分的CFETS指数涨幅

来源:Bloomberg,招商银行金融市场部

波动增加是汇改推进的重要一跃

由此可见,人民币1月的升值幅度在全球范围内绝非罕见,只是境内的汇市参与者还不习惯人民币这样的波动状态罢了。

在我们的年报《清洁浮动在路上》一文中,认为2018年是汇改大年。因为今年无论在汇率预期、跨境资金流动形势还是宏观环境方面,都比前几年有了很大改善,在这样的时间窗口下,容忍人民币对美元双边汇率更大波动,更进一步迈向清洁浮动又何尝不是汇改推进的重要一跃?

美元/人民币的短期底部在哪儿?

猜测人民币的顶就是要猜美元的底

在快速波动的市场中猜测底部并不是一件易事,因为汇率市场的波动在短期本身就具有随机性。本轮人民币升值的重要推手是美元的全面走软,因此,猜测人民币的短期底部也就是猜测美元指数的反弹时间和点位。

美元指数的长期下行趋势已经确立

美元指数于1月24日击穿了90一带的重要支撑,这也是2014年下半年美元大幅升值以来,美元指数扩散性整理形态的下轨。跌穿这一点位,在技术上就意味着美元指数的长期下行趋势已经确立,目标指向2014年美元上升行情的启动点78.9。

我们从该点至2017年初103.8的本轮行情高点开始做斐波那契回档分析。发现美元指数在1月25日的低点88.4正好是61.8%的斐波那契折返位,因此从技术上而言,美元汇率在此处获得支撑之后,短期可能会向90一带反弹。

但这需要消息面的配合,如果美联储把2018年的加息预期从3次调整为4次,那么美元展开就地反弹的可能性不小。如果美联储无法拯救美元导致88.4的支撑位告破,那么美元中期将跌向76.4%的折返位84.78。在该位置附近,美元可能获得一定支撑。

图3 跌破90后,美指在88.4获得支撑,中期将跌向84.78

来源:Bloomberg,招商银行金融市场部

人民币中期指向“811”前的6.21

就人民币而言,如果美元指数立刻启动反弹,那么参考一篮子货币定价的人民币对美元也会相应回调至6.30以上,如果美元指数反弹升破90,我们不排除人民币汇率能够上攻至6.38-6.40一带。

但如果美元反弹夭折并再度破位跌向85一带,那么人民币的这一轮升势恐怕要等回补811之后的跳空缺口6.21附近才会终结。

参考去年6月到9月那两个月左右的升值幅度,这轮从12月下旬开始的人民币升值也指向6.21左右的水平。而就长期目标看,美元指数如果最终跌向78.9,那么人民币对美元破“6”也并非难事。

图4 人民币将回补“811”的跳空缺口

来源:Bloomberg,招商银行金融市场部

在市场机制下,并不存在只涨不跌的货币。人民币虽然在1月份升势凶猛,但清洁浮动的汇市波动就好比汹涌起伏的波浪,而非直线上升的火箭,涨多了就一定会有调整。

外贸企业如何应对汇市波动?

企业不应把维稳责任推托给监管

在清洁浮动的汇率机制下,汇率波动明显被放大,短期会变得很难预料。在这样的环境下,外贸企业坚持不作为,把维稳责任推托给监管是危险而不负责任的行为。

坚持对外开放,坚持市场供求对要素价格的决定性作用是全面深改的重要目标,汇率市场化改革是为了提升经济运行的整体效率。我们不能因为高速公路的风险更高而把限速设在40迈,因为高速公路的物流效率远远高于普通道路。对于驾驶员而言,系好安全带并安全驾驶才是正确的应对方案。

汇率波动促进外贸企业优胜劣汰

对于外贸企业而言,在波动加大的市场中,单边赌人民币升值或贬值都是危险的。这就好比不系安全带的危险驾驶,一旦发生纰漏,结果往往是车毁人亡。汇率市场化的过程,也是外贸企业优胜劣汰的过程,不能适应汇率波动,在没有风险控制机制的支持下主动追求风险利润的企业很有可能会在变化无常的市场中投机失败并退出竞争。

欧、日等实行自由浮动汇率制度的发达国家,在其汇率自由化的发展历程中,贸易企业也经历过类似的淘汰与整合的过程。

面对波动,减少敞口是当务之急

因此,牢牢树立“风险中性意识”,减少外汇风险敞口是外贸企业的当务之急。虽然从交易的角度看,在这个位置追涨人民币风险比较高,你一追进去,很容易就遇到回调。但是从风控的角度,该控制的损失还是要控制,企业不能无限制让汇兑损失继续放大,毕竟美元反弹夭折的可能性还是存在的。

作者:李刘阳,招商银行金融市场部外汇首席分析师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